文章列表
喻湘涟向校领导直言:授课时间太少
2021-04-25 20:2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非遗保护有了年轻传承人,艺术设计学院学生的创作和就业又多了新方向,这是‘双赢’。”杨建新表示,让年轻人喜欢惠山泥人,并有机会接触和学习制作技艺,时不时还能来几次惠山泥人与现代艺术的“跨界”创新,这在无锡商职院已逐渐流行开来。

无锡惠山泥人历史悠久,于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对一个地方非遗项目,无锡商职院为何要郑重命名、单独设班?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但无锡商职院院长杨建新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水到渠成”。

能否为惠山泥人单独设班、培养接班人?这个想法多次被提出。但此事在无锡高校内尚无前例可循,做起来并不容易。经过校领导、非遗传承人、文史专家多方共同沟通与协商,无锡商职院决定做一回“吃螃蟹的人”。

“这是华天骅带着‘泥人班’学生共同设计的惠山泥人‘一手罗汉’,可放在手中把玩!”江苏省非遗研究基地负责人冯颀军告诉记者,作为90后非遗传承人,华天骅跟学生们擦出了“火花”。考虑到惠山泥人功能性不强,他们设计了这款以惠山泥人元素和工艺为基础,以紫砂材质、手中把玩为特色的产品。目前正在探索对该作品的商业开发。

教什么、怎么教、谁来教?艺术设计学院与喻湘涟经过几个月的协商、讨论,制定出了人才培养目标、方案和课程标准;以数万字惠山泥人文字资料为基础,开发《惠山泥人》《非遗专题设计》和《旅游工艺品设计》三门校本课程;聘请喻湘涟及其外孙、惠山泥人第五代传人华天骅任授课教师,并挑选2名教师进行“专业转向”培训,承担相应课程教学。

“非遗传承要走‘学院派’。”杨建新告诉记者,非遗传承从古至今都是以师徒制来实现的,但这种方式有利有弊,一方面,传承高效,另一方面,受众面窄、不易复制。如今,非遗传承陷入“后继无人”的尴尬境地,就要趋利避害、特事特办,“我校用‘学院派’规范非遗传承,开展系统教育,同时保留‘师徒制’的技艺传承”。

今年4月14日,无锡商职院首届惠山泥人现代学徒制班正式成立,该校2015级装饰艺术设计专业的24名学生自愿报名、考核入班。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喻湘涟受聘担任该班指定授课教师。

如何解决专业与毕业证问题?无锡商职院的办法是:“借”专业。艺术设计学院党总支书记许铁军表示,惠山泥人作为民间手工艺,需要独特的审美力和极强的空间感,这与装饰艺术设计专业要求相吻合,“所以,我们在装饰艺术设计专业学生中选拔招收学徒,设立‘惠山泥人学徒制班’,将惠山泥人技艺作为专业课‘嵌入’该专业课程体系”。

惠山泥人作为著名的民间泥塑之一,在学生间的知晓度逐渐提高,但传承人“断层”问题迫在眉睫。喻湘涟向校领导直言:授课时间太少,讲课不成系统,只能浅尝辄止。无锡文史专家们也普遍认为,非遗的大众教育,通过选修课、讲座基本能实现,但要培养非遗接班人,还必须集中有意愿、有天赋、有能力的学生,开展系统学习与强化训练。

其实,无锡商职院很早就开始探索非遗传承的问题,从2012年起,先后建立并获批无锡市非遗示范传承基地、江苏省非遗研究基地。一方面,以传承人口述为主要记录方式,梳理出数万字的惠山泥人传承谱系、工艺演变史等文字资料;另一方面,通过非遗传承人校园讲座、非遗社团、公选课等多种形式,为学生搭建起了解非遗文化、学习非遗技艺的平台。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做惠山泥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真正愿意学、坚持做的人很少,一定是兴趣使然。”华天骅坦言,经过大半年,原本24人的“泥人班”如今只剩下5个男生。好在量少却质高,喻湘涟对此很欣慰。

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程雅娟认为,艺术设计学院学生接触惠山泥人,可以丰富文化积累,而进入学徒班的学生还能传承非遗技艺、在设计专业背景下实现创新,何乐而不为?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但要培养真正的非遗接班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喻湘涟坦言,“泥人班”的5个孩子如果毕业后有意愿的话,她很愿意带他们进自己的工作室继续学习技艺,“但一旦毕业后踏入社会,环境复杂、诱惑更多,不知学生还能否耐得住寂寞、守住这份不能大富大贵的传统手艺。”年近八旬的喻湘涟仍忧心忡忡。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ngtryy.cn浩博平台/真人盘球/澳门游戏/亚博取现出款秒到/牛牛赌博app版权所有